A^3

道友请留步

【PU】水鬼爷们 1~3

*

微恐怖向,ooc,旧文补档,不喜勿入

副cp:旭航

东第一视角


*

一、


我接了一瓶子的淡化水。这水喝起来味道不太好,总有一股子海腥味。我估计我结束这次结束后短期内是不会再进艇了。好好歇一阵,把这些日子想吃的东西都补回来。

但是地上也不太平。听说又在闹什么改革。船长每次都不让我们提这些东西,我们也不再提。都是混口饭吃,何必为难自己呢。我们这群人里也没有什么觉悟高的,下海也是研究所组织的,讨论这些也是纯属打磨时间。


这艘潜艇的名字是个英文单词。我们船上有个老外,叫啥战幕丝,我们都叫他老战。他说潜艇的英文意思是樱桃号。

怪名字,...

【PU】了解爱人从*身*体*结*构*开始(R18)

*


 @阿奕 送给小可爱的破皮卡…

许久不驾驶,感觉都下降了。


*


荷尔蒙使然的青春故事。

OOC,不喜勿入。


*

处于青春期的樊振东同志对同队的周雨哥哥有天大的意见。


这个人可以说是非常讨厌。一见到他就要抱抱肩膀,掐掐脸颊,摸摸肚皮,蹭蹭大腿。典型的周扒皮式投机取巧机会主义者。


天生樊振东生着一副薄脸皮,被他那双夸张的像电影里跳出来的好看眼睛盯得说不出话来。到最后只能破罐子...

【PU】Les yeux noirs 1~3

*

破案向

*

主line:凶*案*组:法医东哥x周*警*官

副line:隔壁*缉*毒*组:许*警*官x方*警*官

 

*部分知识参考《Rizzoli&Isles》、《法医病理学》

 

*非医学生,写的很不好,希望大家体谅。欢迎查虫

 

*如有雷同纯属意外

 

 

1、

 

周雨关掉游戏界面的时候瞥了眼右下角的时间。寂寞的凌晨午夜三点。

 

玩到这么晚的全部原因应该归结于方博的谜之状态。一连匹配了几次,一次V都没有。打野位的流氓完全食草系。好歹最后这次终于赢了,不然不知能继续到什么时...

逆旅(R18)


*短打选手
*不喜勿入

千 里 来 相 会

阙楼-0

*不懂文字的粗人

*不喜勿入

*温香软玉顾盼,一步一摇一段回眸中。 @张德 

  

 

0.

    

大雪封境,天色微寒。

周雨身上只裹了件青白色斗篷,越行越寒。茫茫雪原,村庄的大处都淋了白沐,鲜看见人烟。

少年的指节被风吹的微红。他动了动持剑的左手,挑开面前那团雪。只见雪里竟埋着个活生生的人。周雨一惊,急忙将那人从雪中抱起来。幸得尚存鼻息。

看他的相貌和体型,还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。

昏君无道,稷风涣乱。虽未饿殍遍野,但朱门酒臭不减,恶徒肆意妄行。这天寒地冻,来往路人多看一眼便可...

【胖雨】酒精度

*自行车yoyo

*酒醉的凌晨一点

 

周雨扯了领带,松松垮垮的窝在沙发里。

樊振东坐在他身边,穿了个白色的T恤,头发弄得整齐,倒像个学生的样子。他低头点了根烟,放在嘴边。

周雨费力的蹭过去,从他嘴里抽出那半截烟,叼到自己嘴里吸了一口。

“怎么了,不喜欢?”

樊振东盯着周雨皱起的眉笑了。他把那跟烟从周雨嘴里抽出来,再进嘴的时候混了bacardi的味道。

周雨眼睛红红的。他扯樊振东腕子上的手表。

“你一个学生……干什么抽烟。不像样……”

樊振东吐了口烟,把烟头扔进烟灰缸里。他低下头,笑着看他。

“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个样子。”

周雨倒吸了口气。

“草……”

周雨...

【雨博】车厢远方

*

@张德 狗哥笑一个呗。

-很白很白的一个小故事,雨博嗷嗷嗷嗷加油最棒。

车窗外的夕阳摇摇欲坠。玻璃上的灰暗的水痕和灰尘搅在一起,在阳光下折出影子。列车吐着气在铁轨上碰撞着前行。十月的天气开始转寒,缝隙间吹过的冷风让人瞬间缩了脖子。

方博整理好衣服,把帽子戴正了,拿好了那本厚重的换行册,开始了今天的收尾工作。

他边喊边从人们手里接过车票,把揉的各式各样的票塞进透明夹子里,再将充满划痕的硬卡片塞进人们手里。

这趟列车通往内蒙草原。也称草原列。在这种旅游的旺季才通车。这种列车通常要比常年工作的列车干净些,设备也更好点。

扬声器里每到一个地区,便要播报一下当地...

【胖雨】横冲直撞(旧文补档)

*旧文补档。刷屏万分抱歉!

周雨站在门口的时候,樊振东还如花似玉的靠在程靖淇身上打游戏。

“我是周雨。”

声音干净得像春雪。

樊振东打发走了靖淇哥哥,把半袖扯平整。

“雨哥,我帮你。”

周雨那脾气自然说不用。心里好像总隔层冰一样,再怎么说也恼不起来。

樊振东觉得不是那个理,拿了自己的抹布,打了盆水,踩着白袜子上了周雨的铺。

“雨哥,这屋就咋们两人,还要一起住一年呢,别客气。”

周雨觉得确实是没什么反驳的。

“东子?他们都怎么叫你?”

樊振东咚咚的扶着梯子下来,一双眼睛弯的好看。

“雨哥叫我小胖就行。”

“小胖不胖。”

 

樊振东大学二年级,本校生。周雨大...

【雨胖】刻心(旧文补档)

*旧文补档!刷屏万分抱歉!

刻心

周雨打开茶杯,喝了一口水,冰冰凉凉的咽进肚子里,扯得胃痛。他把小腿向暖气的位置靠了靠,热乎。

今天过年。火车上人很少,大部分人都是提前回去团聚,落在今天的都是些没意的或是打紧的,借着这趟车拼个运气。

窗子外面月亮圆圆的一整个,发着金色的光亮,周围包着是一些软甜的粉色,真真假假的看着不真切。

周雨和这些旅人不同。车上人大多是赶到广东过年的,唯他是个闲人。他此行是要去夜校教书,就算是社会实践。

 

周雨今年大四,读的是数学专业,正常是要有半年才能毕业。照常说他这样的大学生,毕了业就是有工作的,也不用忙着弄这些。

但周雨是个倔脾气。骨子里的...

【恺彦】感冒(旧文归档)

*

旧文归档!刷屏不好意思!

/1/

赵钊彦睡梦里就听见樊振东的手机一直震动。他翻了个身,半阖着眼,看见樊振东穿好了衣服,手机屏幕的荧光映着他的脸蓝蓝的。

樊振东见赵钊彦醒了,有些不好意思,压着声音说:“我跟雨哥约了出去看日出。起的有点早,你再睡一会儿。”

赵钊彦眨了眨眼睛嗯了一声。

他闭上眼听着樊振东开了门,周雨应该是在门口等他。周雨压低着声音咯咯笑,樊振东又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就轻轻关了门。

赵钊彦重新闭上眼在床上翻了几个来回,还是睡不着。他拿起手机,才四点多。微信的界面还停留在两点多他和周恺的聊天记录。

他像是试探着发过去了一句话。“我睡不着。”

没想到对方却立刻正在输入,...

© A^3 | Powered by LOFTER